洛城洛城何日归

2018-01-03
洛阳网

  洛城洛城何日归,

  故人故人今转稀。

  莫嗟雪里暂时别,

  终拟云间相逐飞。

  ——唐·刘禹锡《醉答乐天》

  唐大和五年(公元831年)十月下旬,60岁的刘禹锡由礼部郎中、集贤殿直学士转任苏州刺史,赴任途中在洛阳停留了15天。在洛阳,他与60岁的白居易朝夕相伴,赋诗饮酒,临别时白居易在福先寺设宴送行。

  是日,大雪纷飞。席间,白居易吟诗一首《醉中重留梦得》:“刘郎刘郎莫先起,苏台苏台隔云水。酒盏来从一百分,马头去便三千里。”

  今日一别,咱俩不知何日才能相见?白居易好惆怅、好伤感。

  刘禹锡酬诗一首,就是这首《醉答乐天》。

  洛阳啊洛阳,今日一别,何日我才能归来?朋友啊朋友,已经一个个离世而去。老白啊老白,这次离别是暂时的,莫要嗟叹。来日啊来日,我们总会在云间比翼齐飞。

  与白居易诗的感伤相比,刘禹锡的诗多了一分旷达。纵观这两位诗人的唱和,好像从来都是这样。

  5年前,白居易因为眼病不做苏州刺史了,刘禹锡也从和州离任,两个人相遇于扬子津。在宴席上,白居易引杯添酒,把箸击盘,高声赋诗《醉赠刘二十八使君》,诗中感慨刘禹锡屡被贬谪:“举眼风光长寂寞,满朝官职独蹉跎。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。”

  刘禹锡即席作诗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,写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,表达的仍是乐观精神。

  惺惺相惜的两个人最终还是聚在了一起。开成元年(公元836年),刘禹锡改任太子宾客,分司东都(洛阳),此时的白居易为太子少傅,也分司东都。

  自此以后,两个人优游洛城山水,诗酒唱和,欢度晚年。

  会昌二年(公元842年),71岁的刘禹锡卒,4年后,75岁的白居易病逝,唐代伟大的两颗诗星,先后在洛阳陨落。(洛阳晚报记者 陈旭照)